第一百九十章 打起来了

这一撞,简直无与伦比。

就如那传说中的不周山倒塌,天地倾覆。猛烈的撞击,产生的巨大力量,将方圆百亿光年之内的一切,都打回了原型。

宇宙虚空之中,无穷无尽的能量潮汐被尽数排开,就好似一块巨大的石头扔进了一个小水坑一样的光景,竟然暴露出了宇宙虚空的结构本质!

就看到一张高等法则构建的网络显露出一部分来,种种法则流光溢彩,相互交织,澎湃着无穷的法则力量,与这猛烈撞击带起的最纯粹的力量,相互抵消。

这是大宇宙虚空法则的自我修复!

但还不等宇宙法则修复完成,就看到那被撞击的好似一团混沌的战场中,一双巨大的拳头,幻出巨大的光影,兜头两拳,直接就将那祖巢之祖打的几个趔趄,踉踉跄跄就网旁侧跌开!

这两拳下去,那祖巢之祖的人形上半身,整个被打出两个巨大的凹坑,这凹坑之大,完全能放下几千上万个位面世界都绰绰有余!

几只硕大的眼球,完全被打爆,流出的漆黑浆液,从凹坑里飚射出来,竟然直接就化成了一头头祖巢、母巢!

混混沌沌中,两个拳头一闪即逝,忽而一个硕大的龙形头颅,直接将两个拳头撞开,张嘴就从祖巢之祖身上咬下了一大块血肉!

祖巢之祖嘶鸣一声,庞大的躯体一震,翻身又是一撞,猛烈的震荡四面八方又一次汹涌开来,将周边附近侥幸没被毁灭的位面世界,推出去几十亿光年!

整片河域,都震动了起来!

三个庞然大物。在那河域中心方圆两百亿光年的范围内,大打出手。

法则神光震荡迸射,漆黑的毁灭之力笼罩四方,时而拳脚相加,时而头角峥嵘,时而剧烈撞击。一时间,混战的一塌糊涂!

李铮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狼狈。

即便有无穷的法则力量护体,也让他一身长袍破破烂烂。他这神躯,乃是法则真身,以法则力量构建而成。一身长袍,自也是法则力量织就。

长袍破破烂烂,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法则力量的修复,跟不上破坏!

原本。李铮看这巨龟把那祖巢之祖当做食物,准备瞅准机会,抽身离开战场,坐山观虎斗,最后做那渔翁。

却没想到,这两个大家伙,或许是疯了,也或许的看出了李铮的打算。竟然将他缠住,使他无法脱身。

李铮有些焦急。

他已经清晰的看到。远处万族大世界所在的那片区域,成群结队的祖巢,在祖巢之祖对他和巨龟发起攻击的时候,也同时动了。

他心里清楚,河域诸文明能挡住一头两头祖巢,却挡不住十头二十头!

一旦再拖延片刻。河域危矣!

他的根基,他的妻儿老小,可都在那里!

但焦急却改变不了形势。

磐石巨龟与毁灭者祖巢之祖之间的交锋,完全将李铮也牵扯包揽在内。那巨龟时而从祖巢之祖身上咬下一大块血肉,又摇头摆尾。将李铮圈住。那祖巢之祖,竟然将大部分力量,都针对李铮发起进攻,一**浓郁的黑光,几乎将李铮全身上下笼罩的水泄不通。

三者呈三角状态,你给我一下,我给他一下,他给你一下,一旦某个要抽身而出,就会面临其余两者的夹击!

李铮也打出了真火。

他左右开弓,每一拳,都有开天辟地之威。每一脚,都有毁天灭地之力!全身上下,掌拳指肘,都是利器!

这两个庞大的家伙,虽然力量强大,天赋无双,但要比战斗技巧,却又稍稍不及李铮。

李铮虽皆稍逊于二者,却也能与之相持,而不落下风。

三者之间,最强的,其实就是那头磐石巨龟。其力量最大,防御最强。到如今,交锋不过弹指一刻,那祖巢已经看似凄惨无比,浑身上下都是坑洞。李铮也狼狈非常,口角溢出金色的血液。

只有那巨龟,依仗着一身坚实无比的龟壳,横冲直撞,竟然有以一敌二之势!

三个巨大的生物交锋,产生的余波,将整个磐石河域,都波及到了。甚至穿透河渊,影响到了周边的其他河域。

这种力量,简直无法言喻。

而此时,万族大世界战场!

议会神殿之中,先前那一次震动过后,随之,连绵不绝的震动,从河域中心一浪接一浪的传递过来。整个万族大世界,都在这种强烈的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宇宙潮汐之中,运动了起来!

所有的位面世界,集体向着四面八方,向着远离河域中心的方向运动,随波逐流。

这样剧烈的宇宙变动,也影响到了磐石河域诸文明的防御体系。

原本紧凑的世界级武器防御体系,逐渐松散开来,各个组成位面世界之间不再紧密,相互远离。

神殿中,坐镇祭坛的八大位面之主,已经开始冒汗。

在这样剧烈的、影响整片宇宙虚空的震动中,他们几乎难以控制八棱轮盘防御体系!

与此同时,镇守防御体系各个位面防区的驻军,也难以自持。

大军几乎无法出击,一旦派出一支军队,眨眼过后,位面世界就远离了之前的位置,与大军几乎脱离联系。

而且军队冲入宇宙虚空之中,同样受到震动的影响,身不由己,随波逐流,最终淹没在宇宙能量潮汐和毁灭者大军之中。

幸好无穷无尽的毁灭者大军,也同样受到剧烈震动带来的影响,不由自主的往外退去。

便是那祖巢,逆流而上也显得无比艰难。

双方受到同样的环境限制,一时间,战火竟然熄灭!

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放松分毫。

所有的人,都因宇宙虚空这样的巨大变动,产生了难以言喻的惊恐!

无数的位面世界受到影响。内部发生了强烈的地震、火山等自然灾害。所有人都几乎以为,毁灭的末日,已经来了!

有四散乱窜,好似没头的苍蝇。有坐地等死的行尸走肉。也有躲在角落,祈祷神灵护佑的宗教人士...

人生百态,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丑恶与真善美,相互交织。

德行与求生的**,争斗不休。

整个磐石河域,唯有千余个位面世界,还风平浪静。那是起源帝国的千余个附属位面世界。

那是被李铮炼化的法则核心,并与本源树完全勾连在一起的位面世界!

在三大超级强者交锋的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面临着毁灭。唯有本源树,竟然如鱼得水!

这棵神奇的大树。在这一瞬间,抓住了因强者交锋而产生的宇宙虚空法则网络的薄弱点,根须迅速延伸,并一头扎入了那法则网络之中。

它汲取着大宇宙虚空之中,不再稳定的能量潮汐,在迅速生长!

每一个弹指,这棵原本淹没在法则层面的神奇大树,都会生长百万丈。逐渐,在宇宙虚空之中。显露出了伟岸的树冠!

接着是树枝、树干!

树干上延伸出无数的气根,竟然自主的,开始扎根周边的位面世界,将一个个位面世界,纳入了这棵树的影响范围之内。

它生长的越来越快,越来越迅捷。

不过片刻功夫。这颗大树的本体,就超过了万族大世界的体积!

并完全显露出那斑驳古朴,却又生机勃勃的躯干,就耸立在万族大世界的旁侧。

...

议会神殿。

斗战、真理、青茅三位大尊领着神殿中的位面之主、超脱者,尽皆闪身出了神殿。立在那神殿外的广场上。

他们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剧烈震动的来源方向。

每一双眼睛,都逆着那宇宙潮汐的奔腾方向,向着河域中心的区域望去。

“打起来了!”

斗战天尊愣愣的说了一句。

他们知道,在那河域中心,这一刻,一定在发生着让人根本无法形容的大战。交锋的必定有河域至尊,还有那头宇宙巨兽!

也许,还有那暗中的窥伺者。

这样的威能,让所有的超脱者、位面之主,都心里冒寒气。

太特么强大了!

战斗的余波,竟然就将整个磐石河域,搞成了这个样子。若是直接对河域出手,那该是怎样一副光景?

“最后的时刻来了...斗战,青茅,我们祈祷吧!”

真理巫尊面色淡漠的发寒。

他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无助。

他发现,活了几亿年,原本以为,任何事都难不住他,但在这一刻,他终于完全认清了自己。

面对毁灭者,他已经无能为力。

面对这样的战斗,他更加如同蝼蚁!

原本,他知道李铮十分的强大,但从未想过,会强大到这样的程度!

比较自身,皓月比之萤虫。

“祈祷,哈哈哈...”青茅大尊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斗战,真理,我青茅活了这么多年,我只把自己当做神。没想到,我竟然会祈祷!”

笑声里,全是自嘲,全是凄凉!

当一切都脱离控制的时候,人们就会茫然无助。

便是这些位面之主,也一样。他们仍然是人,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石头。在这一刻,便是石头,恐怕也会祈祷吧?

“我只希望,至尊殿下能够战胜那些畜生!”

身后,一个超脱者缓缓开口,脸上露出了恬静的微笑:“如果不能,那就是命运。是大宇宙施加在我们所有文明身上的命运!”

“命运是什么东西?!”

又有人狂笑出声:“我这一辈子,从不寄望于命运!我一路走来,都在打破命运!命运是什么?是我们自己赋予自己的枷锁。战胜自己,就是打破命运!”

“我不怕死!”

“我也不怕!”

“就让我们,在这里,迎来最辉煌的时刻吧!”(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章 打起来了
汉末战骑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