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高人究竟是谁?

姬老是何许人也,那可是修真界硕果仅存的几名元婴后期超一流强者,至今已有两百余岁,是华国炎黄祖宗正宗的黄帝后人,至今已有数千年之久,别问为什么,单是他的姬姓就足以说明了一切问题,更别说在他将近两百年的领导下,姬氏家族早已成了华国最神秘莫测的第一号大家族,甚至有人猜测说他的门生早已遍布全世界,就连华国政府的第一号首长也得乖乖听他的聆讯。

姬氏家族,早已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家族,而是华国的隐形象征,是修真界的精神支柱,是撑起华国傲立于世界的脊梁。

而作为姬氏家族的领导者,姬老更是姬氏家族不败的传说,是修真界无数修真之人苦苦追寻的目标和尊崇的偶像,即使说他的地位和孔孟两位圣人一样也无可厚非。

姬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

可是如今,作为修真联盟第三号人物的祁长老却说方才那道神识的主人实力之强几乎可与姬老相提并论,这让在场众人没有一个能接受的了。

“祁长老,不会是你实力不济,所以才会故意夸大其词长大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吧。”一名中年男人遥坐在一张沙发上,连眼睛瞧都不瞧祁长老一眼,嘴里却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中年男人名叫罗大志,乃是文山苗族人,自称是蚩尤后人,他的‘罗’姓即是蚩尤的‘蚩’姓,字不同意义却相同。

众所周知,苗人不擅长修真,但却擅长养蛊,别看他现在一身笔挺西装,好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指不定他手上、衣服上、衣袖里都是蛊虫,只要一接触到他的身体,你可能就会死于非命,而且你还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端的可谓是全身是毒。

正是因为他的蛊毒总能在无声无息之间种到他人身上,让人不知不觉亦或承受巨大痛苦死去,所以在场的修真者们鲜少有愿意和他接触的,再加上此人略有些阴险,长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更令修真之人大为不耻。若是按照修真者们自命超凡的个性,断然是不会让这种人加入修真联盟的。

奈何这罗大志是苗族族长,向来轻易不把他人放在眼里,当初姬老为了整个修真联盟和华国考虑,避免苗人捣乱,便亲自前往蜀川之地,利用无上修为降服了罗大志,并把他招入了修真联盟之中,就此,罗大志代表苗族加入了修真联盟。

既然是姬老降服回来的人,大家本来也没什么异议,可是后来接触久了才发现此人的野心和**都相当大,更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竟三番五次觊觎联盟高层领导的位置。只可惜以他那一身令人闻之色变的蛊毒偏偏奈何不了姬老和联盟里的前三号人物,因此一直无法得偿夙愿。

有一次他居然暗使轨迹,把石头蛊植入了祁长老身体里,令祁长老差点命丧归西,幸得姬老及时救治,才总算是捡回了一条老命。逃脱一命的祁长老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后,再也不对罗大志客气,更直接将他无视,从此之后,两个人之间就这样相互结下了怨隙。

现在难得有机会可以在口头上羞辱一下这个不长眼的祁长老,落落他的面子,罗大志何乐而不为。

“罗大志,你别欺人太甚。”听到罗大志幸灾乐祸阴阳怪气的样子,祁长老还没发火,站在他一旁的一名老头子已经忍不住率先开口斥责道。

“老杜,不用和这种野蛮之人多说废话。事实胜于雄辩,诸位若是不信,祁某愿意以名誉和联盟长老的位置对天发誓。”祁长老不待罗大志开口反驳,直接神色肃然的说道。

“祁长老……”被称为老杜的老头子一听祁长老说出这话,不由吓了一跳,连忙叫道。

其他人本来绝不相信祁长老所言的修真者们挺了祁长老的话后,也不禁纷纷动容,倒吸一口冷气,神色诧异无比。修真联长老啊,那可是可以直接指挥除盟主、副盟主以及长老之下所有修士的第三把椅子,无数人争破了脑袋都抢不到的,如今祁长老却愿意以这个人人梦寐以求的权利和位置来发誓,难道说祁长老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

祁长老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个个皆在心里暗自琢磨着这件事的真假。毕竟刚才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和那道神识对上,那却感受到了那道神识所散发出的强大气息。

恐怕祁长老所言非虚啊。在仔细琢磨了一阵后,各位修士在心里暗暗想着。只是这想法一冒出,大家立即又被吓了一跳。

难道除了那至高无上的几位之外,世间还真的存在有实力能与姬老一较高下的高人强者?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意味着什么,那个强者又为什么要放出这道意识跑到这里来?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

没有人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甚至说没有任何人知道那道神识的主人究竟是谁,什么身份,修为实力究竟有多强,这一切都成了缠绕在众人心头上的巨大疑惑。

“如果祁长老所言,我想,恐怕我等必须先把这件事向姬老汇报了。”无声的沉默半晌之后,老杜面色凝重的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毕竟世间突然多了一个能与姬老相提并论的人,这无论是对世俗界还是修真界,亦或是修真联盟或姬老而言,都绝对算的上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决不可草率为之。

修真联盟若是能找到这名神秘高人,并将其吸收到修真联盟之中,必然会大幅度增强修真联盟的实力,在面对华国之外的其他异族势力时,说话的语气更硬,胆气够足,腰杆子更直。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对修真界也是一大好事,让无数多年修真的修士们提供一个方向和目标。

可是,这神秘高人究竟是谁呢?

是先弄清楚这个问题,还是先向姬老汇报?

祁长老犹豫了。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最合适。毕竟若非他亲身经历并与那神秘高人对过一招,他也绝不会相信世间除了姬老和那几位名誉长老之外,还有其他人拥有这么强悍恐怖的实力。

那可是真正的元婴期高手啊!

祁长老发现自己的心情很激动很兴奋。他在金丹后期已经滞留了三十多年,一直苦于无法突破瓶颈,多此请教过姬老,姬老却总是说要突破金丹后期瓶颈,碎丹成婴,需要一定的机缘,机缘不到,即使绞尽脑汁倾其所有也只是徒劳无功,而若是机缘到了,即便不费吹灰之力也可轻而易举的突破。凡事莫强求,顺其自然,顺应本心才是修真之道。

连姬老这个元婴后期的高手都如此说了,祁长老一个金丹后期的修士还能怎么办,只好乖乖等着那个所谓的机缘出现,只可惜他这一等就是三十年,当真是快把他的心都熬出苦胆汁来了。

如今突然又出现了一个元婴期以上的强者,对碎丹成婴早已心如死灰的祁长老不自禁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也许这个神秘强者就是自己苦等了三十年的所谓机缘也说不一定。

“对了,姬小姐和孟少爷呢?怎么人还没到?”祁长老一双黯淡的双眼猛地绽放出一片异彩,环目四顾,却发现本该与会的人中还差四个人没到,不由疑惑的问道。

“之前沈氏已经说就在酒店楼下了,应该马上就到,姬小姐和孟少爷,你也不是不知道,恐怕得过一会才能到。至于另外一个邝客亮,今天估计是赶不上了。”老杜顿了顿才凑到祁长老耳边说道,“他和老沈家有一些矛盾。”

“嗯。”祁长老点点头,不再说话,心里却又琢磨起那名高手的事情,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先和姬老汇报一下比较好。于是拿起手机,拨下了姬老鲜为人知的专属电话。这也是因为祁长老是联盟的长老,要不然还没资格直接给姬老通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声很轻很温和的声音:“怎么了?”

“姬老,我是小祁,刚才发生了一些事,想要跟您老汇报一下。”祁长老一听那隐约之中透着一股不可侵犯威严的温和声音,神态立刻变得恭敬拘谨起来。

“能让你打这个电话,应该不会是什么小事,难道是血族的事情出了什么纰漏?”姬老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向祁长老发问。

“是这样的,姬老……”祁长老忙把自己发现神识,并与神识交手,以及自己身受重伤的事情详详细细滴水不漏的说了一遍,末了,才语气恭敬的询问道,“姬老,您看这事……”

祁长老说话后,开始等待姬老的回复,只是出乎意料的,电话虽然还一直接通着,但电话另一端的姬老却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会议室里的修真者们看到祁长老异样和疑惑的表情,都感觉到了这怪异的气氛,都不禁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喘一口的望着祁长老手中的手机。

姬老是否真的会相信祁长老所说的话,是否也和他一样认为世间还有其他强者存在,姬老又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这些都成了在场每个修真者心中的疑问,个个伸长脑袋,干巴巴的看着祁长老。

“真有此事?”好半天之后,电话另一端才传来姬老淡然的声音。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高人究竟是谁?
乾坤玄元诀